弟兄们,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,我屡次定意往你们那里去,要在你们中间得些果子,如同在其余的外邦人中一样。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。无论是希利尼人,化外人,聪明人,愚拙人,我都欠他们的债。【罗1:13-14】

第一个进入四川的传教士,是英国伦敦会的杨格非(Griffith John)和大英圣经公会的伟力(A.Wylie)。他们于1868年(同治七年)经湖北进入四川,遍游全省,对各城市进行考察,将沿途情形汇报到英国各差会本部及在华传教士。“这一次长途调查,行程九千里,走过西人从未走过的地方,为基督教进入四川打开了大门”。从此直到1949年12月为止,先后入川的传教士共计1808人,传教士人数在全国排位第四,其中来自英、美、加三国的传教士,占全体传教士的93%。

第一个进入藏区的传教士,是英国内地会的康慕伦,他于1876年12月开始,步行跋涉,经湖北进入四川,到达打箭炉(康定),考察藏区生活,后经理塘、巴塘,渡过金沙江,进入西藏。被称为“中国的李文斯顿”。

第一间教会,是英国内地会牧师麦卡悌,1877年5月在重庆九块桥租房,开设的全川第一个布道堂点。使重庆成为福音入川的基地。

第一间成都教会,1881年,内地会的英国传教士克纳克开始在成都租房传教,内地会的传教士侃莫和勒克,在成都正通顺街37号设立了第一间教会。

第一次公共崇拜,1884年,美以美会(卫斯理宗)在重庆举行公共敬拜,听者众多,不少人决志信主。

第一位进入四川的女传教士,是英国内地会的克拉克夫人,她与丈夫克拉克于1878年一道进入四川。

第一间藏区教堂,1897年,英国内地会传教士西瑟端纳和其他4位传教士一起,进入打箭炉,设堂布道,在藏族地区建立了第一间教会。

第一家诊所,1877年麦卡悌在重庆市中区设立,开创了在四川使用西医和西药的历史。

第一次反对缠足,19世纪80年代,美以美会(卫斯理宗)的女布道会传教士昊格矩,在重庆等地组织妇女读书会,提倡放脚,反对缠足。

第一所女子学校,是1887年美以美会的女传教士柯立亚,在重庆戴家巷开办的女子小学,后迁往成都陕西街,1908年更名为“华美女子中学”。1949年,教员53人中有基督徒31人,约占58.5%。1951年被政府接管,更名为成都市第十中学。到1907年,四川共有教会小学173所。到1920年,共有初小408所,高小59所。四川成为教会学校在校学生人数超过本省基督徒人数的唯一省份。也是在校女生比例最高的省份。

第一所成都女子学校,1896年,英美会的加拿大籍女传教士白宝玉,在成都方正东街72号,开办“华英女校”,起初只有小学,1914年创办中学。以音乐教育闻名。1952年被政府接管,更名为成都市第十一中学。

第一家医院,是美以美会的医生马嘉礼,于1892年10月,在重庆临江路戴家巷开办的宽仁医院。现为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。到1920年,四川有教会医院26家,诊所28间。

第一个育婴堂,1891年,英美会(卫斯理宗)的女医生福吉丽,到成都后,开始收养被遗弃的女婴。1895年,福吉丽医生在成都教案中受惊吓而离世。1896年,英美会为纪念她的工作,在成都四圣祠创办了第一家育婴堂。

第一所中学,美以美会的传教士鹿依士,于1894年在重庆创办求精中学,开西南各省的新学之端。著名国画家张大千就读于此校。到1949年底,教会在四川仍有中学23所。

第一所印刷厂,1897年,英美会传教士赫斐秋第二次来华,携带一台印字机入川,在嘉定府(乐山)开设全川第一家采用近代印刷技术的印字馆。1904年迁往成都,改为华英书局,1951年被政府接管,更名为成都印刷厂。

第一个足球场,1894年,曾是英国皇家足球队队员的公谊会传教士陶维义,携带第一只足球入川,在重庆创办广益中学。1900年,广益中学兴建了西南地区第一个足球场。1951年该校被政府接管,更名为重庆市第五中学。

第一所神学院,著名的“剑桥七杰”之一、卫斯理宗四川会督盖士利,于1898年在阆中创立“天道学校”,是基督教在四川的第一个神学院。1944年合并入重庆神学院。

第一家孤儿院,1904年,澳大利亚女传教士贝水光,在阆中千佛场一代传教,收养被遗弃的女童,兴办福音孤儿院,收养人数曾多达二百多人。

第一家幼稚园,是1905年,美国浸礼会的女传教士唐彼美,在宜宾鲁家园街创办的“司司里亚幼稚园”,首次在四川开展学龄前儿童教育,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提供指导。到1949年,教会在四川开办幼儿园共28所。

第一位中国牧师,1906年,由圣公会四川会督(主教)盖士利——著名的“剑桥七杰”之一,按立阆中教会的古鹤龄为第一个四川牧师。1956年,80岁的古鹤龄牧师率15位四川基督教领袖,发起筹备四川省三自爱国委员会。1958年,担任第一届四川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主席。1970年在文革中离世。

第一所教会大学,1905年清廷废除科举,美以美会、英美会、公谊会等差会联合成立“华西教育会”,推动教会学校,筹办“华西协和大学”。1910年,华西协和大学正式成立,是成都周围方圆一千英里内的惟一一所教会大学。1950年初,全校有教师270人,其中基督徒109人,占全校教师的40.4%。全校学生1131人,其中基督徒301人,占学生人数的26.6%。

第一个牙科,1917年,华西协和大学设立牙科,成为我国最早设立牙科的学校。

第一所养老院,1917年,英国圣公会陈敬修(G.F.Denham)牧师夫妇在梁平县县城东门外,兴建一所养老院(孤儿院),收养当地无依靠的孤寡老人和孤儿。1918年改由任兴荣(T.E.Robinson)牧师接办。1925年任牧师在抢救孤儿时染病离世,根据他的遗嘱,其妻将他的全部遗产捐赠这所养老院(孤儿院)。

第一所盲哑学校,1918年,英国圣公会传教士裴成章,在绵阳黄家巷,开办了全川第一所盲哑人学校。1950年由政府接管,更名为成都市盲哑学校。

第一所藏区医院,1919年,美国基督会派遣医学博士史德文,在巴塘县建立了藏区的第一家新式医院。巴塘教会医院的影响,从雅安以西、遍及全藏。不少人从拉萨远道而来就医。

第一所培养接生人才的学校,1931年,美国卫理公会的女医生满秀实,深感中国的旧法接生,危险性过高。在成都文庙后街创办了第一所培养助产士的医学校,在四川推广新法接生和产妇及初生婴儿的护理。后迁往小天竺街,设附属产科医院。

第一个全国性学生福音团体,随着全国著名高校在抗战期间汇聚四川,在成都的华西坝和重庆的沙坪坝,出现了第一个大学生福音复兴运动。1944年,中国最有名的教会大学聚集在成都华西坝,在华西协和大学校区组成基督教联合大学,即华西协和大学、金陵大学、金陵女子大学、齐鲁大学、燕京大学(及东吴大学的生物系)。因受英国剑桥大学及美国学生福音运动的影响,这5所大学的基督徒成立了“华西坝基督徒学生联合会”,抗战结束后更名为“华大基督徒学生聚会”,后在成都南大街33号建立教堂。同年,赵君影在重庆沙坪坝的中央大学、重庆大学、复旦大学等国立大学,亦发起学生福音运动。1945年7月,全国41间大学的学生团契,在重庆南山成立“中国各大学基督徒学生联合会”(学联会)。这是第一个全国性学生福音组织,也是中国的第一次学生福音运动,和中国的第一个大专以上知识分子奉献传道的复兴运动。后学联会迁往南京,1947年,国际学生福音团契在波士顿成立时,中国学联会已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学生福音团体。同年,超过一百位大学生响应学联合往新疆宣教的呼召,组成“西北灵工团”。 1950年,学联会被迫解散,但这一学生福音运动,对迄今为止的港、台、东南亚各国和北美的华人教会,以及大陆的家庭教会,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。

第一次首倡家庭教会,1949年2月,路德宗在万县讨论《应变草案》,提出共产党入川后,礼拜堂若维持不下去,可分散到教友家中聚会。“若家庭礼拜也作不成,就到野外坟地中去”。1949年5月,四川基督教界在重庆举行应变会议,卫理公会华西会督(主教)陈文渊在会上作《动荡时期之基督化家庭观》演讲,并散发美国长老会传教士毕范宇编写的《基督化家庭手册》,倡导家庭崇拜。毕范宇主张对新政权作最坏的打算,提出应对危机的根本之途,是将教会中心转往农村,并利用家庭聚会这一基督教的传统敬拜方式,使教会生存下去。8月,在黄山举行西南各省第二次基督教应变会议,海珥玛、陈文渊、陈崇桂等人做专题演讲,要求各地基督徒组建家庭教会和农村教会,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做好应变准备。随后四川部分教会在共产党入川前,开始推动家庭聚会。10月,卫斯理宗召开紧急年会,讨论基督徒对时局的态度。会议决定开展乡村教会,“加速推行基督化家庭运动,必要时,教会转入家庭”。1950年6月,家庭教会的倡导者陈文渊以反革命罪在重庆被捕,1968年在文革中安息主怀。毕范宇则成为被控诉的西方传教士的典型。另一位倡导者、重庆神学院院长陈崇桂受到周恩来接见,参与发起三自爱国运动,后担任重庆三自爱国会第一任主席。

2007-8-30,
纪念马礼逊来华二百周年。
王怡